<b id="5heih"></b>
      <tt id="5heih"><noscript id="5heih"><delect id="5heih"></delect></noscript></tt>
        <b id="5heih"><form id="5heih"></form></b>

        <rp id="5heih"></rp>

      1. <rt id="5heih"><meter id="5heih"></meter></rt>
        <rt id="5heih"><meter id="5heih"></meter></rt><source id="5heih"></source>

        本文相關基金

        更多

        相關資訊

        字體大小:

        嘉實動態

        嘉實觀察:拜登的資本利得稅會驚擾市場嗎?

        2021-05-07 來源:嘉實財富 關鍵詞: 理財 美元 投資

        提高公司稅雖然是大概率事件,但對于公司、經濟的實際影響可能不會很激烈,且距離當前的時點還相對遠一些,更像是一個灰犀牛風險,我們將持續關注其最新的進展和市場的反應。

        研究與投資者回報中心海外業務投資總監 王智強博士

        繼在3月末宣布《美國就業計劃》規劃了2.25萬億的雄心勃勃的基建投資財政刺激計劃之后,拜登政府為平衡收支的后手也一一浮出水面。4月下旬,媒體披露拜登正在準備提高資本利得稅,其計劃將富人(年收入不低于100萬美元)的資本利得稅提高一倍至39.6%,再加上現有的投資收益附加稅,這意味著富人投資者的聯邦資本利得稅將最高至43.4%(史上最高)!消息一出,市場嘩然,各種討論也如火如荼。本次觀察嘉欄目,我們也來對此進行一些分析。

        資本利得稅不會撼動市場漲勢

        事實上,對資本利得稅的動議早就開始了。早在特朗普政府時期,微軟創始人蓋茨就提出應該征收資本利得稅遏制超級富豪,他在2019年2月接受CNN采訪時指出,美國的收入占GDP的20%但支出卻占24%,不能讓赤字增速快于經濟增速,所以應該向全美前1%或前20%的富裕階層征收更多稅收。

        而到了拜登政府時期,在新冠疫情的影響下美國財政赤字問題更加凸顯,除了已經推出的幾輪財政救濟計劃,拜登的《美國就業計劃》的基建計劃需要資金,而4月末拜登剛發布的《美國家庭計劃》中的社會支出也同樣需要資金來支持。入不敷出已經成了政府的心頭大患,亟待想辦法解決。
        市場對此其實心知肚明,所以股市也僅僅是在消息公布當天讓標普500指數跌了不到1個百分點,且在隨后的交易日收復失地。回顧美股歷史上幾次提高資本利得稅,如下圖所示,可以看到基本上對股市影響非常微弱,美股的走勢并不會因為資本利得稅的提高而轉熊。

        拜登總統1.png

        數據來源:LPL Research

        其他因素也會弱化該事件的短期影響。

        其一,年收入超過100萬美元的群體屬于相對小的群體,且這些富裕階層人群有相對多的避稅工具來降低其影響。

        其二,資本利得稅被正式提上日程不會很早,且正式提出時可能還要被削弱。資本利得稅的重要性不及《美國就業計劃》和《美國家庭計劃》,所以民主黨的優先事項列表里,資本利得稅的優先級不是非常高。市場有理由認為到2023年以后才可能真的通過,即中期選舉之后,所以看上去也不是非常迫在眉睫。

        相比于經濟復蘇周期的宏觀背景,資本利得稅的增加僅僅是背景板之下的一個小插曲,其無法決定市場走勢,甚至都無法真的造成實質性的擾動。

        增加公司稅的影響才更為深遠

        相比于資本利得稅,公司稅的影響才真的是更加深遠。
        按照拜登政府的計劃,關于公司稅比較重要的幾點意向包括:

        “將美國國內公司所得稅的稅率從21%提高到28%(當前是特朗普政府時期的35%);將美國公司的海外利潤最低稅率從10.5%提高到21%,還計劃取消外國來源無形收入扣除;賬面收入(公司向股東報告的收入)征收的最低稅率15%,適用于年利潤超過20億美元的公司。”

        機構預計,上述計劃將對標普500指數的盈利造成削弱,高盛預計其將降低2022年的盈利7個百分點,研究機構BCA則認為這一數字是8%。
        若上述估計是正確的,則美股在2022年的盈利同比增長將從15%(如下圖)降低至7-8%的水平,從而降低股市的收益回報預期。

        1620394922230096578.png

        數據來源:摩根資產
        壞消息是公司稅的加稅計劃大概率能通過。
        原因在于,一方面,財政支出日益增加的背景下,加稅和發債總要選一樣,若債券收益率上升,那么對于政府而言加稅以增加政府收入要更劃算一些。雖然到目前為止美聯儲沒有要加息的意思,但是若失業率回到4%以下,則加息也不過是早晚的事情,到時候債務負擔會像滾雪球一樣越來越龐大,而《美國就業計劃》和《美國家庭計劃》都是吞金獸,開源的方式少不了要加稅。
        另一方面,特朗普的政治遺產——降低公司稅,似乎效果不彰。據國際貨幣組織IMF的一項研究顯示,只有五分之一的減稅資金用在了資本投資和研發支出。減稅的重要論據就是它能夠促使公司有足夠的資金投入到資本性支出當中,進而擴大再生產和提振公司經營,但事實數據卻打臉特朗普,初心雖好,但更多的公司似乎更加熱衷于用減稅的資金去回購公司股票推升股價。既然減稅未能如愿提振資本性支出,所以本次加稅遇到的阻力也相應要小得多。
        好消息是,其一,加稅要落地需要時間,程序上有漫長的過程,也會遇到共和黨的阻力,共和黨斷然不會束手就擒,且中期選舉的結果仍具有相當的不確定性;其二,在國會兩黨的多輪討價還價之后,實際能落地的加稅幅度也可能是溫和的和不及預期的;其三,在強力的財政政策支持下,本輪經濟復蘇周期可能會走得很火熱,公司的盈利增加足以覆蓋加稅的負面影響。
        因此,提高公司稅雖然是大概率事件,但對于公司、經濟的實際影響可能不會很激烈,且距離當前的時點還相對遠一些,更像是一個灰犀牛風險,我們將持續關注其最新的進展和市場的反應。
        重要聲明 
        本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觀點并不構成對任何人的投資建議,也沒有考慮到接收人特殊的投資目標、財務狀況或需求,不應被作為投資決策的依據。載于本文的數據、信息源于市場公開信息或其他本公司認為可信賴的來源,但本公司并不就其準確性或完整性作出明確或隱含的聲明或保證。本文轉載的第三方報告或資料、信息等,轉載內容僅代表該第三方觀點,并不代表本公司的立場。本公司不保證本文中觀點或陳述不會發生任何變更,在不同時期,本公司可發出與本文所載資料、意見及推測不一致的報告。無論何種情形,本公司不對任何人因使用本文內容所引致的任何損失承擔責任。過往業績不預示未來表現,不代表未來實際收益。

        嘉實觀察:拜登的資本利得稅會驚擾市場嗎?

        2021-05-07 來源:嘉實財富 關鍵詞: 理財 美元 投資

        提高公司稅雖然是大概率事件,但對于公司、經濟的實際影響可能不會很激烈,且距離當前的時點還相對遠一些,更像是一個灰犀牛風險,我們將持續關注其最新的進展和市場的反應。

        研究與投資者回報中心海外業務投資總監 王智強博士

        繼在3月末宣布《美國就業計劃》規劃了2.25萬億的雄心勃勃的基建投資財政刺激計劃之后,拜登政府為平衡收支的后手也一一浮出水面。4月下旬,媒體披露拜登正在準備提高資本利得稅,其計劃將富人(年收入不低于100萬美元)的資本利得稅提高一倍至39.6%,再加上現有的投資收益附加稅,這意味著富人投資者的聯邦資本利得稅將最高至43.4%(史上最高)!消息一出,市場嘩然,各種討論也如火如荼。本次觀察嘉欄目,我們也來對此進行一些分析。

        資本利得稅不會撼動市場漲勢

        事實上,對資本利得稅的動議早就開始了。早在特朗普政府時期,微軟創始人蓋茨就提出應該征收資本利得稅遏制超級富豪,他在2019年2月接受CNN采訪時指出,美國的收入占GDP的20%但支出卻占24%,不能讓赤字增速快于經濟增速,所以應該向全美前1%或前20%的富裕階層征收更多稅收。

        而到了拜登政府時期,在新冠疫情的影響下美國財政赤字問題更加凸顯,除了已經推出的幾輪財政救濟計劃,拜登的《美國就業計劃》的基建計劃需要資金,而4月末拜登剛發布的《美國家庭計劃》中的社會支出也同樣需要資金來支持。入不敷出已經成了政府的心頭大患,亟待想辦法解決。
        市場對此其實心知肚明,所以股市也僅僅是在消息公布當天讓標普500指數跌了不到1個百分點,且在隨后的交易日收復失地。回顧美股歷史上幾次提高資本利得稅,如下圖所示,可以看到基本上對股市影響非常微弱,美股的走勢并不會因為資本利得稅的提高而轉熊。

        拜登總統1.png

        數據來源:LPL Research

        其他因素也會弱化該事件的短期影響。

        其一,年收入超過100萬美元的群體屬于相對小的群體,且這些富裕階層人群有相對多的避稅工具來降低其影響。

        其二,資本利得稅被正式提上日程不會很早,且正式提出時可能還要被削弱。資本利得稅的重要性不及《美國就業計劃》和《美國家庭計劃》,所以民主黨的優先事項列表里,資本利得稅的優先級不是非常高。市場有理由認為到2023年以后才可能真的通過,即中期選舉之后,所以看上去也不是非常迫在眉睫。

        相比于經濟復蘇周期的宏觀背景,資本利得稅的增加僅僅是背景板之下的一個小插曲,其無法決定市場走勢,甚至都無法真的造成實質性的擾動。

        增加公司稅的影響才更為深遠

        相比于資本利得稅,公司稅的影響才真的是更加深遠。
        按照拜登政府的計劃,關于公司稅比較重要的幾點意向包括:

        “將美國國內公司所得稅的稅率從21%提高到28%(當前是特朗普政府時期的35%);將美國公司的海外利潤最低稅率從10.5%提高到21%,還計劃取消外國來源無形收入扣除;賬面收入(公司向股東報告的收入)征收的最低稅率15%,適用于年利潤超過20億美元的公司。”

        機構預計,上述計劃將對標普500指數的盈利造成削弱,高盛預計其將降低2022年的盈利7個百分點,研究機構BCA則認為這一數字是8%。
        若上述估計是正確的,則美股在2022年的盈利同比增長將從15%(如下圖)降低至7-8%的水平,從而降低股市的收益回報預期。

        1620394922230096578.png

        數據來源:摩根資產
        壞消息是公司稅的加稅計劃大概率能通過。
        原因在于,一方面,財政支出日益增加的背景下,加稅和發債總要選一樣,若債券收益率上升,那么對于政府而言加稅以增加政府收入要更劃算一些。雖然到目前為止美聯儲沒有要加息的意思,但是若失業率回到4%以下,則加息也不過是早晚的事情,到時候債務負擔會像滾雪球一樣越來越龐大,而《美國就業計劃》和《美國家庭計劃》都是吞金獸,開源的方式少不了要加稅。
        另一方面,特朗普的政治遺產——降低公司稅,似乎效果不彰。據國際貨幣組織IMF的一項研究顯示,只有五分之一的減稅資金用在了資本投資和研發支出。減稅的重要論據就是它能夠促使公司有足夠的資金投入到資本性支出當中,進而擴大再生產和提振公司經營,但事實數據卻打臉特朗普,初心雖好,但更多的公司似乎更加熱衷于用減稅的資金去回購公司股票推升股價。既然減稅未能如愿提振資本性支出,所以本次加稅遇到的阻力也相應要小得多。
        好消息是,其一,加稅要落地需要時間,程序上有漫長的過程,也會遇到共和黨的阻力,共和黨斷然不會束手就擒,且中期選舉的結果仍具有相當的不確定性;其二,在國會兩黨的多輪討價還價之后,實際能落地的加稅幅度也可能是溫和的和不及預期的;其三,在強力的財政政策支持下,本輪經濟復蘇周期可能會走得很火熱,公司的盈利增加足以覆蓋加稅的負面影響。
        因此,提高公司稅雖然是大概率事件,但對于公司、經濟的實際影響可能不會很激烈,且距離當前的時點還相對遠一些,更像是一個灰犀牛風險,我們將持續關注其最新的進展和市場的反應。
        重要聲明 
        本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觀點并不構成對任何人的投資建議,也沒有考慮到接收人特殊的投資目標、財務狀況或需求,不應被作為投資決策的依據。載于本文的數據、信息源于市場公開信息或其他本公司認為可信賴的來源,但本公司并不就其準確性或完整性作出明確或隱含的聲明或保證。本文轉載的第三方報告或資料、信息等,轉載內容僅代表該第三方觀點,并不代表本公司的立場。本公司不保證本文中觀點或陳述不會發生任何變更,在不同時期,本公司可發出與本文所載資料、意見及推測不一致的報告。無論何種情形,本公司不對任何人因使用本文內容所引致的任何損失承擔責任。過往業績不預示未來表現,不代表未來實際收益。
        国产日韩欧美不卡在线二区 网站地图